永远he不要怀疑不要问!目前是全职。CP林方和双鬼。欢迎勾搭。

风五十二

【韩叶/生贺】去死系列番外之生死线(上)

背景有全职和ABO设定。 有私设。

大致就是鬼畜暴力小心眼独占欲爆表黑化韩文清alpha攻和女王傲娇挑衅向节操在哪里叶修omega受…… 

全职同人(在哪里)傻白甜(真的吗)大家都上镜(你滚吧)ABO(开玩笑) 

好吧以上都没有,有的只是……  

有多少人惯性思维等着肉字的?不好意思这章清水~~~

这个番外是应 @白谦 (去死七评论区)和 @青幺(●°u°●) 」 (去死十二评论区)孩子们的故事,也是正文一些地方的补充(放在下篇最后和图片一起解释)

好久没写这一段了好怀念啊(其实跟番外无关)

写了这十几天第一次把自己写哭却是在这篇欢天喜地家长里短的甜文中(是没有睡午觉哈欠连天而已……)

====================================================================================

又是一年清明节。

叶修和苏沐橙照旧去了南山公墓,唯一与以往不同的是因为今年孩子没人看,干脆携家带口都聚了过来。

“冷清了这么多年,偶尔也要热闹一下。”

这是苏沐橙的原话。

有必要提一下莫家的小孩是把母亲外貌和父亲性格继承了十成十的莫白。

好的很久以前莫凡的小号就是给他儿子准备的。

莫凡和苏沐橙在墓前站着,韩文清和叶修离的比较远,一双儿女男孩儿俊女孩俏,一边一个跟金童玉女一样。

女孩是哪里来的?

捡来的。

上面瞎说,手动划掉。

这个问题跟叶修叶秋的出生一样魔幻,别看韩文清现在看着儿子女儿尤其是女儿觉得人生无比圆满,但有时候做梦梦到叶修生产那天他依然能惊出一身冷汗,整宿整宿看着叶修不敢入睡。

他们第一次去omega服务中心的时候,报告上白纸黑字明明确确写着胎儿性别为男,韩文清一晚上翻来覆去看着就差没把报告单盯出两个洞来,也没能让胎儿性别改成女。韩文清第二天就开会一边幸福一边遗憾地给儿子打天下了,在他以下全员加班多两个小时,周六半天班改成一天。

但第二周再去检查时,叶修和韩文清都傻眼了,胎儿性别为女。

服务中心也慌了,出现这种技术性的错误受到举报足以让他们领导班子大换血,正想着怎么和家属商量一下如何私下调解,家属高高兴兴地交钱再检查一次,得到性别确实为女的结果之后拍拍屁股迈着飘忽的步伐走了。

韩文清和叶修两个被叶爸定义为“没文化,真可怕”的夫夫俩,半点儿疑虑都没有,抱着服务中心出错的宽大念头,很快就女儿好叶修好韩文清好天下都好了。

叶修除了经常犯困,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是戒了烟,游戏照打不误。电脑有辐射,但韩文清没办法阻止他打游戏,只能换了个辐射小的电脑。

叶修的肚子快四个月才显出一点凸起,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韩文清想是不是女儿长得太小了,带着叶修天天往服务中心跑。最后还是叶爸过来看了一眼,说:“没事,多吃点补补就好了。”

然后韩文清就开始了全职家庭煮夫生活,每天挖空心思给叶修做饭。

叶修临盆前一天韩文清就心神不定,做什么都不上心,早上失手摔碎两个杯子,中午炒菜烫了手,下午被门槛差点绊倒。

叶修看着自己还是不怎么明显的肚子,挂着一头黑线安慰他离预产期还有将近一个月,不要着急,但韩文清还是坚持把叶修连夜送到了服务中心。

第二天凌晨叶修就进了产房。

临进产房的那一刻叶修躺在病床上还拉着韩文清的手,不,是韩文清拽着他的手。叶修斜着眼睛看他,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老韩你预感真准。

韩文清额头上手心里全是汗,抖着嘴唇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最后眼见要被拦在手术室外面,一着急脱口而出:“我爱你!”

叶修愣了一下,勉强点点头,说:“我知道,我也爱——”

“不!你出来再说!”

韩文清的脸上已经不能叫紧张而是惊恐了,整个人手指都僵硬着,叶修笑了笑,安慰似的伸手在他下巴的胡茬上摸了一把,有些嫌弃,还是那么扎手。

手却没有缩回来,一直被韩文清抓着直到进了病房。

韩文清被拦在门外,手里空空的感觉很不好受,却也只能忍耐着在外面等,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还没通知叶家那些人,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叶爸在郊区的实验室搞检测,一接到电话就过来了,和韩文清并肩站在走廊上。叶爹和叶秋八点半到,苏沐橙也闻声往过赶,坐飞机中午才能到。

叶家三只加韩文清一共四个alpha杵在走廊上,路过的医生护士都绕道走,他们连个问询的人都没有。

不过再缺乏经验,也知道这五个小时一点动静都没有不是好事。

正想着,一个医生走出来,韩文清一眼认出就是陪叶修进去的那个,急忙迎了上去,那父子三个也不落后。

Beta医生吓的脸色发白,但超高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牢牢站在了原地。

“叶修先生的配偶是哪位?”

“是我是我,里面怎么样了?”韩文清冲上前一步差点把医生撞翻。

医生后退了一点,从护士手里拿过一个文件夹,最上面一张是病危通知书,韩文清手不稳,文件夹叭嗒掉在光滑的大理石面上,韩文清蹲下去捡,手指抖的厉害,捡了几次没捡起来。

叶爸走过来蹲下身,把文件稳稳捡起,翻了两眼递给韩文清,跟医生交流。

“什么情况?”

“胎位不正。必须手术,胎儿下面连着大动脉,可能会造成大量出血,大人孩子最多只能保一个,同意手术就签字。”

叶爸看也不看把笔递给韩文清,直视医生:“哪个存活几率大就——”

韩文清手里的笔飞出去,推开叶爸,冲医生失控地大吼:“保叶修!不管什么情况都保叶修!女儿我不要了!保大人你们听见了没有?!”

医生连连点头:“我们会尽力而为——”

“我要叶修!你们尽力有——”韩文清还要再说什么,叶爸一把把他扯到了后面。

“字签好了,请张医生务必费心。”

“一定。”

手术门再次合上,韩文清脱力一般跌坐在走廊边的座椅上,心里撕扯一般的难过。

那张他亲手写来要劝叶修怀小孩的,早就被他藏起来的女儿好处一百讲的纸上,其中一条是女儿安静不捣乱,生的时候不会太受罪。

叶修总说他性别歧视,但他确实是这么想的。要是早知道要有亲手接到叶修的病危通知书的一天,要被问到保孩子还是保大人的一天,要签下牵涉生死的手术同意书的一天,他宁愿……从来没有起过要小孩的念头。

他和叶修两个人互相宠着就够了,不需要其他人来分走他们对彼此的爱,也不需要什么小孩子来让两个人的感情得到升华,他要的其实一直一直就只有叶修一个。

十点刚过的时候主刀医生没有出来,是个二线医生出来,又是拿了一张纸,病危通知书,韩文清接过来抖着手签了。

不到十一点又是一张,韩文清整个人手指都不听使唤了,下笔居然签了叶修的名字。叶爸看不过去,给叶秋使个眼色示意他去签,叶秋刚伸手,韩文清背过身闪开了,抹了把脸飞速签下“韩文清”三个字。

医生见怪不怪地拍拍他的肩,拿了单子进去了,韩文清忘了把笔还回去,放在凳子上,整条手臂都不住颤抖。

“你——”

叶秋走到他面前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韩文清自己开口了,上下齿不受控制地碰在一起,说得断断续续:“我不怕……叶修还在……里面……我不能被……几张单子……就……不相信他……”

正是春寒还没散的四月底,韩文清额头鬓角却淌下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子。

叶秋自己说实话也怕,但说出来安慰韩文清估计也起不了作用,也就不说了,结果一转头看见苏沐橙抱着个小男孩站在电梯口。

“叶修还在里面。”

苏沐橙点头表示知道了,把莫白放下,母子两个牵着手过来,跟韩文清隔了一个凳子坐下。

韩文清看着莫白被苏沐橙拉着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又把头扭了过去。

苏沐橙惊鸿一瞥,韩文清看莫白的那一眼几乎是仇视了。

“他们都会没事的。”

韩文清没理她。

十二点钟太阳最好的时候,韩文清接连签了三张病危通知书。最后一张签的时候已经是闭上眼睛盲签,却坚持不假手他人。

十二点十八分的时候,手术门打开,韩文清都麻木了,捏着笔迎上去,却看见主刀医生亲自抱了一个什么东西出来,顿时懵了,拔腿就往手术室里冲:“叶修呢?叶修怎么样了?”

医生急忙招呼几个男护士和叶家几个alpha把他制住,匆匆吼到:“平安平安!”

“真的吗……”

“是的是的,父女平安。这是贵千金,出生时间十二点十七分,出生体重2.48千克——”

“早产儿也不应该这么轻吧?”苏沐橙问。

“所以婴儿情况并不乐观,要送到医护室观察——”

“叶修——”

韩文清还有话要问,手术室门又开了,一个小护士看见一群人围着,在后面偷偷拽了几下医生的衣服,尴尬地耳语了几句,医生脸色一变,把怀里的襁褓塞给她,自己又冲回手术室了。

众人只以为手术室里又出现了变故,一个个心又提了起来。只有韩文清凭借过人的耳力听到了一星半点,却抱着十分怀疑的态度,怎么他听到的好像是……还有一个……

韩文清鬼使神差地想起他看了一晚上的那个检测报告,上面胎儿性别为男的那一张,被雷劈了一样傻在了原地,连护士把他女儿抱去哪里也不管了。

评论(20)
热度(42)

© 风五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